当别人在澳洲赚第一桶金时,她的出走只为用音乐让世界认识台湾

发布日期: 2020-07-08 23:47:58 阅读量:712

软件焦点

「年轻的流浪是一生的养份」成了这一代人朗朗上口的名言;趁着年轻,勇敢跨出舒适圈、走出台湾看世界,似乎成了显学。然而打工度假、出国旅行,能不能有多一点除了「自我实现」以外的意义?

「一个人旅行,的确是我想要跨越舒适圈的起点。」曾在2013年入围「澳洲世界最棒工作——内陆探险家」的女孩BaoBao陈玟臻,大学毕业后就开始闯蕩世界,她一个人去蒙古、一个人去北京求职、最后一个人到了澳洲打工度假,走进音乐的世界。现在,与来自澳洲的电影导演、音乐製作 Tim Cole携手,希望用音乐和影像,重现五千年前台湾人勇敢的航海故事,让世界从不一样的角度重新认识这婆娑之洋上的美丽岛屿——台湾。

用音乐,让世界听见台湾

2012年,BaoBao带着对艺术、文创的兴趣踏上澳洲大陆,因缘际会下在达尔文音乐祭遇见Tim,成为她在澳洲参与音乐专案的第一站,更一起为澳洲最后一批游牧民族录音,也录下一个全世界只剩下三个人会说的语言。

当别人在澳洲赚第一桶金时,她的出走只为用音乐让世界认识台湾 BaoBao在前往澳洲内陆录音的路上

2014年底, 她在AWME澳洲世界音乐博览会看了一场十分精彩的表演。当时台上的歌手卖力演唱,台下观众的情绪也非常投入,她看了节目海报的介绍,发现表演人来自一个从未听过的小岛Reunion Island(留尼旺岛),接着,她好奇地在Google地图上搜寻留尼旺岛到底在哪里。这个动作的当下,有个念头在她脑中一闪而过:

她想,既然自己的专长是音乐、说故事,这几年在国外工作中,又认识了这幺多音乐家,那为什幺不好好利用自己的专长,用音乐介绍台湾呢?

文化,不是过去的事;现在进行式,也是文化的一部份

因为一部电影製作的机缘,她见到了来自南太平洋岛国万那度的长老,长老见面的第一句话就问她,你从哪里来?她说,台湾!长老大吃一惊地说,我知道台湾!听说我们的祖先就是从台湾来的!

本来一头雾水的她,一头栽入南岛文化的探索当中,发现许多学说推论,台湾是『南岛文化』的发源地,从五千年前的航海旅程开始,台湾人散布了无远弗届的文化影响,现今,南岛文化横跨印度洋和太平洋,从马达加斯加到复活节岛、纽西兰,人口超过两亿五千万,是大家熟悉的坡里尼西亚人、马来人,以及毛利人。

BaoBao认为,台湾祖先们勇敢征服大洋的万象,为世界带来改变的故事,应该被世界听见。

现在台湾普遍关注与日韩欧美国家的关係,很少人会注意地图另外一隅、这些环太平洋上的小岛,从小到大,历史课本里也永远只写到「台湾是南岛语族的发源地」,我们对于南岛和台湾之间的想像也停在那个句号。可是台湾与这些岛国却拥有最真实、最直接的关係;正如BaoBao所说:「直到他们真真实实地站在我面前,我才发现,这一切都是真的!」

这些不是历史,而是现在正发生的进行式。台湾人常常迷惘于自身的国际定位、不知从何而来、往何处而去;但在大声呼喊「让世界看见台湾」的口号之前、在把台湾推向世界之前,台湾人先认识自己的历史文化、真正了解自己的家乡,是不是比什幺都重要呢?

当别人在澳洲赚第一桶金时,她的出走只为用音乐让世界认识台湾

如果台湾可以与太平洋、印度洋上这些岛国用音乐和彼此对话,是否就能连结起彼此间的文化、土地和记忆?《小岛・大歌》的想法因此诞生。「我某些层面上也是自私的,自私地希望让台湾被世界看见!」BaoBao想要藉由这个计画让台湾的音乐家站上国际舞台,不仅让大家直接感受台湾文化的力量,未来也可以开启台湾和这些国家更多的互动。

放手一搏!得到的,永远比想像中多

站上世界舞台,BaoBao不断反思出走的意义。「曾经,我要踏出的舒适圈是『独立』『一个人旅行』『探索自己』,现在,我要踏出的舒适圈,是『合作』『回归家乡』,还有去釐清什幺是对这个世界有意义的事,对台湾有意义的事情,然后不顾一切地去做!」她坦言,从一个人自由自在,到为了实现梦想而需要每天写e-mail、去各地演讲、向政府要补助、更要在网路上做群众募资,她常常觉得自己快被榨乾了,但是,她也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位置,可以让自己四年来在音乐领域上的人脉、经验和能力,真正地被发挥。

对她来说,当在国外的观察和体验饱和之后,就会从「探索自我」拓展到「实际行动」的层次,这时应该要停下脚步好好思考,到底可以为自己以外的人做哪些事情,并且能够有效运用身边的资源,实践对国家、对世界有益的行动。

起初只为探索自我而出走,然而这四年对她来说,好像是重念了一次大学。在「世界大学」里,她不只找到了自我价值,更要拉着家乡陪着她一起做梦。

对募资计划了解更多:小岛大歌,世界不知道的台湾事


相关文章